日韩畜牧业规模化发展现状

2016-02-24

日期:2016-02-18 12:08 作者: 来源:《世界农业》2015年第1期 点击:22转载

  摘要:日本、韩国畜牧业规模化发展总的特点是养殖场户持续减少、养殖规模适度扩大、养殖优势区域集中度提高和畜禽产品总体保持增长。中国与日韩在人均农业资源上都是相对紧缺的,而人均经济水平与日韩有差距。因此,可以判断中国畜牧业规模化发展还正处于转型升级中,鉴于资源紧缺的现状,中国畜牧业规模化发展也要走资源节约型的道路,加大资金和技术投入,实现标准化产业化发展。

  关键词:日本;韩国;规模化;畜牧业

  中国与日本、韩国同属于资源相对紧缺的国家。日本农用地仅460万h㎡,人均农用地面积约0.033h㎡亩。韩国农业用地面积仅约184万h㎡,人均农用地面积约0.04h㎡。中国耕地总面积约为12171万h㎡,人均耕地面积约为0.091h㎡。综上可以看出,中、日、韩人均土地资源贫乏,远远低于世界0.25h㎡的平均水平。从农业劳动力看,日本农业劳动力人口在不断下降,近年来在160万左右,占总劳动力人口的2.5%。韩国农业就业人口总数154.2万,占总劳动力人口的6.4%。中国农业劳动人口约为2.6亿,占总劳动力人口的33.8%。在人均GDP方面,日本GDP总量一直排名靠前,约为3.4万美元,韩国人均GDP达到2.8万美元,同属于发达国家收入水平,而中国人均GDP约为5414美元,世界排名89位,属中等收入水平。可以看出,中国农业劳动力人口丰富,而人均经济发展水平远不及日韩。日韩畜牧业在饲养户数逐年递减的情况下,户均饲养量和饲养总量在逐年递增,表明日韩畜牧业的集约化、规模化程度越来越高。而中国随着经济快速发展,也呈现这一特征,与日韩相比,畜牧业转型升级还要进一步深化。

  一、日韩畜牧业发展现状

  1.日本畜牧业规模化发展特点

  (1)养殖场户呈持续下降态势。1990—2012年主要畜禽养殖场户数总体呈下降趋势。1990年生猪、家禽、肉牛和奶牛饲养场户数分别为4.34万户、8.72万户、23.22万户和6.33万户,2012年分别为0.58万户、0.29万户、6.52万户和2.01万户,分别减少了3.76万户、8.43万户、16.7万户和4.32万户,降幅分别达到86.5%、96.7%、71.9%和68.2%。养殖场户数的减少呈现先下降较快到下降平缓的趋势。生猪养殖场户数在1990—1997年年均降幅都在10%以上,而2007—2012年年均降幅都不足5%,家禽、奶牛也均呈现这种态势。肉牛养殖场户数平稳下降,年降幅大多数在5%左右。

  (2)畜禽存栏量在波动中下降。1990—2012年主要畜禽存栏量也有一定程度下降,但下降趋势和幅度较为平稳,并且个别年份还在波动中小幅增长。1990年生猪、家禽、肉牛和奶牛存栏量分别为1181.7万头、18741.2万只、270.2万头和205.8万头,2012年分别为973.5万头、17760.7万只、272.3万头和144.9万头,除肉牛饲养量有小幅增长外,生猪、家禽和奶牛存栏量分别减少了208.2万头、980.5万只和60.9万头,降幅分别为17.6%、5.2%和29.6%。1990—2000年存栏量呈下降趋势,近5年呈现趋稳迹象。1990—2002年生猪存栏量总体下降,2007—2012年中有2年是小幅增长的、3年是小幅下降的,总体变化不大。肉牛饲养量虽然变化不大,但近3年呈连续下降趋势,降幅分别为1.1%、4.5%和1.4%。

  (3)养殖优势产区集中度明显。生猪养殖主要集中在鹿儿岛、宫崎、千叶、群马、茨城、北海道和岩手。2012年存栏比重分别为14.0%、9.1%、6.8%、6.5%、6.1%、6.1%和5.0%。蛋鸡主要集中在茨城、千叶、爱知县、鹿儿岛等。与生猪、肉牛和奶牛养殖相比,蛋鸡饲养比较分散,2012年茨城、千叶、爱知县、鹿儿岛蛋鸡存栏比重分别为7.7%、6.7%、5.7%和5.5%。像广岛、冈山、北海道等地存栏比重也在4%以上。肉牛养殖主要集中在北海道、鹿儿岛、宫崎和熊本,2012年肉牛存栏比重分别为19.7%、13.1%、9.3%和5.3%。奶牛主要分布北海道,2012年奶牛存栏量占全国奶牛存栏量57%,养殖户比重占36%。2012年北海道奶牛存栏量80.99万头。此外,岩手(4.49万头)、栃木(5.2万头)和熊本(4.36万头)也是主要的奶牛生产县。

  (4)畜禽规模化水平较高。生猪饲养以3000头以上规模为主。2012年2000头以上规模生猪存栏比重为66.0%,其中3000头以上比重占54.6%,其次为1000~1999头饲养规模,比重为16.3%,1~99头规模存栏比重最低,仅为0.7%。蛋鸡生产以1万只以上规模为主。2012年1万只以上规模饲养蛋鸡存栏比重为66.8%,其次为10000~49999只和50 000~99999只规模饲养,存栏比重分别为15.5%和14.5%。1000~4999只规模蛋鸡存栏比重仅为1.2%。日本肉牛饲养以500头以上规模为主。2012年200头以上饲养规模肉牛存栏比重占总存栏比重为52.4%,其中500头以上存栏规模占总存栏比重为34.6%。20~200头饲养规模肉牛存栏比重为35.3%。20头以下规模存栏比重仅占12.3%。奶牛饲养规模以100头以上规模户为主。2012年存栏比重占35.7%,其中300头以上规模饲养占9.7%,其次为50~79头饲养户,占24.4%,30~49头饲养户存栏比重为19.3%,1~19头饲养户存栏比重最低,为4.7%(表1)。

   

  (5)畜产品产量总体平稳增长。猪肉产量2000—2011年年均增长0.1%。1989年之前产量总体增加,1989年产量为159万t,之后产量下降,最近10年保持在120万~130万t,2011年产量为126.7万t,较2010年下降2.0%。禽肉产量2000—2011年年均增长1.3%。1988年之前产量总体增加,1988年产量为144.54万t,之后产量下降,2000年降至119万t后开始恢复,最近年保持在130万t以上,2011年产量为138.20万t,较2010年下降2.5%。禽蛋产量2000—2011年年均下降0.2%。2011年之前大部分年份产量在250万t以上,2011年产量为248.26万t,较2010年下降1.3%,较2000年下降2.1%。1994年之前牛肉产量总体呈增加趋势,产量为60.23万t,之后产量下降,2000—2011年日本牛肉产量年均下降0.5%,最近5年保持在51万t左右,2011年为50万t,较2010年下降2.0%。奶类产量2000—2011年年均下降1.2%,从2000年849.70万t降至2012年747.43万t,下降12.0%。

  2.韩国畜牧业规模化发展特征

  (1)畜禽存栏量总体增长。近10年畜牧生产快速发展,猪存栏量从2000年821.4万头增长到2012年的991.6万头,增长20.7%,年均增长1.6%。猪肉是肉类生产的主体,产量占肉类总产量的54%。鸡存栏量从1.03亿只增长到1.47亿只,增长43.2%,年均增长3.0%,其中蛋鸡存栏量从5107.6万只增至6134.4万只,增幅20.1%,年均增长1.5%,肉鸡存栏量从4500.0万只增至7613.0万只,增长69.2%,年均增长4.5%。家禽业不断发展,鸡、鸭存栏量快速增加,基本满足了国内需求,但每年还需少量进口鸡肉。家禽存栏量中肉鸡和蛋鸡的占比分别为51.8%和41.8%。牛存栏量从159.0万头增加到305.9万头,增长92.4%,年均增长5.6%。韩国牛业以韩国本土牛和肉牛养殖为主,2012年奶牛仅占总存栏量的12.1%。

  

  (2)畜产品产量增长较快。从畜产品产量来看,总体上,2000—2011年除奶类外,肉、蛋均有所增长。肉类产量从164.89万t增加到181.07万t,年均增长0.9%;蛋类从50.01万t增至62.65万t,增长25.3%,年均增长2.1%;奶类产量下降17.0%,从225.74万t降至187.28万t,年均下降1.7%。从2011年的生产结构来看,猪肉仍占肉类生产首位,占肉类产量比重为46.2%,较2000年比重下降9.3个百分点;禽肉产量比重2011年为37.9%,较2000年增12.5个百分点;牛肉产量比重从2000年18.5%降至2011年15.5%,降3.1个百分点(表3)。

  (3)规模化水平不断提高。从养殖规模来看,2012年共有15.3万个牛养殖户(场),数量呈下降趋势,比2007年的19.2万户减少20%,但存栏量增加,表明平均养殖规模有所扩大,尤其是肉牛养殖规模,2012年户均养殖规模22.7头,较2007年提高64%;奶牛养殖户数从2007年7700户降至6000户,减少22.1%,户均养殖头数从58.8头增至70头,增长19%;生猪养殖户数从2007年9800户降至2012年6000户,下降38.8%,户均养殖头数从980头增至1653头,增幅68.6%。2011年受到口蹄疫影响,养猪户的数量下降较为明显,从2010年7300户降至6300户。养鸡户从2007年3420户降至2012年3144养鸡户,减少8.1%,户均养殖从34902只增至46704只,增幅33.8%。

  二、日韩畜牧业规模化发展经验

  1.推动土地流转,发展家庭农场 日本同中国一样,农地减少、流动缓慢成为提高耕地利用效率的瓶颈。日本20世纪50年代开始致力于土地制度的改革,形成了农地私有为主,小规模家庭占有、合作化经营、社会化服务的农业经营体制。日本于1952年颁布 《农地法》后形成了以小规模家庭经营为特征的农业经营方式。1961年的《农业基本法》鼓励农业生产的扩大和农业结构的调整。20世纪70年代开始,政府连续出台了几个有关农地改革与调整的法律、法规,鼓励农田的租赁和作业委托等形式的协作生产,以避开土地集中的困难和分散的土地占有给农业发展带来的障碍因素。

  2.通过多项支持政策保证畜牧业稳定发展 以生猪产业为例,日本采取多项政策促进生猪产业稳定发展:①生猪和仔猪价格补贴政策,即补偿支付。当猪肉价格低于养猪成本的保证基准价格时,可从养殖户缴纳和政府共同赞助建立的基金中提拔款项,补贴养殖户80%的差额。日本猪肉基金协会自发建立了地区猪肉生产稳定基金,主要用于在猪价下跌时补贴主要猪肉生产县,基金来源于养殖者会费和地方财政。此外,日本设立了仔猪价格安定基金协会。②特定农产品收入稳定计划。于1998年开始实施,是指在市场价格低于“历史平均价格”之时向农民提供收入补贴,而补偿支付的标准是基准价格。该计划补贴对象是:种植可耕作物、油籽、水果与蔬菜,以及从事畜牧业的农民。补贴资金大多数由政府提供,农民也要根据其产量参加集资。③牲畜补贴保险。农民可以参加政府提供40%~55%保险费的各种农业保险计划。当自然因素导致意外损失之时,农民可以得到20%~80%的损失赔偿。此次还有像中国实施的冻猪肉收储以及补贴制度。

  3.建立农业合作组织,提高畜牧业组织化水平韩国农业协会联盟(简称韩国农协)成立于1961年。1981年韩国畜牧业协会联盟从韩国农协中分离出来。2000年韩国农协与韩国畜牧业协会联盟及韩国人参协会联盟合并形成现在的韩国农协。韩国农协在促进韩国畜牧业发展方面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为广大生产者提供法律信息和培训服务、销售农产品和供应农业生产材料、金融服务,同时还参与制定农业法规和政策以及国际合作。

  三、对中国畜牧业规模化发展的启示

  1.转变畜牧业发展方式,发展适度规模化养殖道路从日韩畜牧业规模化发展规律来看,随着经济发展,畜牧业在整个国家经济的比重是下降的,养殖场户减少,规模扩大成为发展规律。中国人均经济水平不及日韩,随着经济水平进一步发展,也会带动畜牧业从业人员退出养殖领域,而从事畜牧业生产的经营者也不断扩大规模。同时,由于中国地域辽阔,各地区生产资源不同,因此要考虑引导不同地区发展适合自身的规模化水平。

  2.发展家庭农场,加大资金和技术投入力度,走集约化发展道路中国同日韩一样,同属于人均农业资源相对紧缺的国家。为保证本国畜牧业发展,要在有限的资源条件下提高技术水平,走标准化产业化发展道路,减少畜禽养殖量,增加畜禽产品产量。当前,中国畜牧业生产还是数量和质量共同增长的阶段,随着资源承载能力减弱,今后畜牧业发展要加强引导资金和技术在畜牧业发展中的作用。

  3.加快畜牧业养殖合作组织建设 日韩农业合作组织在畜牧业政策制定、价格和收入支持、畜牧业保险等方面发挥着重要的作用,合作组织和政府合力承担了促进畜牧业发展的作用,而不是单纯依赖政府解决所有的问题。通过建立畜牧业养殖合作组织,把分散的规模养殖户组建为一个经济实体,逐步实现统一采购、统一销售、统一贷款、统一防疫,提高畜牧业养殖的组织性、计划性,减少盲目生产带来的价格波动,增强养殖环节在产业链上的话语权,加速产业升级。

    作者:张亚伟 朱增勇